讲话


释放风险 避免危机——赵喜子


(一)钢铁面临危机

    一个失效的高压锅,不撤火,压力不断加大,而又得不到释放,随时可能崩爆。

    现在的钢铁,就像失效的高压锅。

    产能过剩、价格下滑、亏损加剧、职工下岗、资不抵债的压力越来越大,而企业仍然不愿大幅减产,甚至越亏越生产,问题越积越多,风险越积越大,得不到释放,总有一天会崩盘,引发钢铁危机。

    要说明的是,钢铁危机不是钢铁产能过剩。过剩是一个过程,而危机是企业大面积亏损,大面积资不抵债,大面积关门停产,职工大面积失业。

    一旦发生钢铁危机,必然引发金融风险,引发社会不稳定,中央正在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大打折扣。

钢铁危机最早发生在欧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多个发达国家钢产量从峰值迅速回落到低谷,英国钢铁产量下跌近60%,美国下跌近40%,西德下跌26%,法国下跌近30%。与此同时,工人大量失业,英国、美国、西德、法国、卢森堡等国钢铁就业人数平均下降40%左右,引发社会震荡。欧美各国为化解钢铁危机,主要采取了两方面措施,一是建立退出通道,政府和机构按破产法出资救助破产企业的下岗工人,培训再就业,美国为此花费170多亿美金,欧洲花费70多亿欧元。二是将国企私有化,并借此机会实行兼并重组,压缩产能。历经十年,这两项措施使欧美压缩了8000多万吨,相当吨钢补助了200多美金。

    我国钢铁目前正面临这种类似的危机局面。

    根据最新调查,钢铁行业目前出现五大特征:

    其一,降价与亏损恶性循环,螺旋式加剧。不论矿石等原燃料怎么降价,成本怎么降低,企业总是亏损,而且越来越亏;越亏越生产,越生产越亏。今年1至10月重点大中型企业亏损386亿元,其中主业亏损720亿元,亏损面上升到47.5%。年初到现在,亏损逐月加大,预计今年最后两个月亏损继续扩大。其中国企除11家盈利外,其他全部亏损。民营钢铁企业盈亏相抵后亏损额不到1亿元,但也历史性地出现亏损,其中盈利企业41家,29家亏损。国企也好,民企也好,两级分化明显加剧,“僵尸企业”越来越多。

    严重的是,今年以前已经连续2年主业亏损,一些企业账面虽有盈利,是靠卖资产,做账做出来的。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已经连续多年亏损,现金流一直是负的,靠银行贷款强行支撑,但仍然开足马力生产,压价销售,恶性竞争;贷不到款的,被抽贷的,资金已紧张到极限,随时面临断裂;为维持生产,借高利贷,财务成本企高,债务风险越积越大。企业负债人普遍反映“现在是活不了,也死不了”,“生不如死”。

    其二,据最近对五个重点产钢地区110多家企业调查,有超过一半的企业经营现金流是负的,这意味着企业资产质量开始出现严重的问题。

    其三,企业负债率账面数是69%,实际上超过70%。其中超过80%的企业越来越多。钢铁企业银行贷款13000亿元,非银行负债大约2万亿元,吨钢负债大约4000元,其中银行负债为吨钢1600多元,而现在的吨钢利润为负,把前三年的也算上,吨钢利润平均不到40元左右,何年能还本付息?

    其四,企业普遍有所减产,10月以后环比减产幅度平均10%左右,减产30%至50%的已频频出现,有的已停产,但全年减产幅度只有3%。目前的减产,完全是企业自己决定的,也是被迫的,目的是为减少亏损。

    其五,企业普遍减员,10月以后的减员幅度平均10%左右。民营企业在减,国有企业也开始减。企业被迫而为之,目的是降低成本。目前减下来的基本在本企业消化,没有大批推向社会,所以还没有引发社会不稳定。

(二)主动释放风险

    失效高压锅防爆,要打开保险阀。钢铁危机要避免,需主动释放风险。

    钢铁危机会产生什么样的风险?

    其一,金融风险,债务风险。

    其二,社会风险。钢铁企业直接就业人员大约170万,关联企业就业人员大约340万。如果关停20%的钢产量,将会有100多万职工失业。

    钢铁行业目前状况会越来越严峻,十三五期间不可能自然消除,如果不采取措施,一旦问题集中爆发,将引发严重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

    其三,大量“僵尸企业”存在,占据大量资源,过剩加剧,恶性竞争加剧,该死的死不了,不该死的被拖死,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不可能实现。

    其四,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会因钢铁拖累而受阻。

    作为国家层面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整,现在新动能尚未接续上,旧动能不能死光,尤其这几年。旧动能普遍产能过剩,必须去产能,如果无视旧产能的现状,采取被动应付的办法去化解产能,总有一个时点会引爆风险。

    我以为,对于钢铁企业来说,面对今后严峻形势,与其等死,不如断臂求生。作为国家层面来说,如果主动释放风险,就能有效防范钢铁危机。

    主动释放风险概念和措施:

    第一,下决心压缩产能。争取两年内压缩1.6亿吨。主要措施是建立产能退出机制。退出机制的关键是对退出的产能或钢产量按吨钢实行补贴,补贴标准要合理确定,对企业要有一定的吸引力,使企业的退出损失减少到他能够承受的程度。 

    第二,补贴主要用于员工的退出通道,以确保不引起社会震荡。

    第三,产能或钢产量怎么退出,退出多少,由每家企业自己定,按市场化运作。“一手交产能,一手给补贴”。

    第四,补贴来源,一是各级政府拿钱,二是建立转产基金。基金标准按钢铁企业销售吨钢的一定比例提取,所有钢铁企业都要上交。如果按吨钢500元至1000元标准补贴,淘汰200万吨产能可以享受10亿元至20亿元的补贴。全国淘汰1.6亿吨钢,则需要800亿元至1600亿元的经费。

    第五,如果按吨钢500元标准补贴,淘汰20%产能所对应的2600亿元的银行负债,应由银企间实行债务重组;如果按1000元补贴标准则可以不实行债务重组。

    第六,违规产能,违法产能(地条钢,还有一部分)按已有政策淘汰和取缔,不享受补贴。

    如果下决心实施,2017年底产量就将减少到6.4亿吨,产能过剩、恶性竞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价格上升,企业盈利,为转型升级打下基础。同时,金融风险和债务风险大大化解,社会稳定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2015年1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