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


钢铁企业两级分化趋势将提速 化解产能过剩步伐加快——赵喜子

 
 
赵喜子

 
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大家都知道,钢铁行业现在日子很难过。我在年初的一个会议上说过,从2011年算起,我国钢铁行业已经过了三个“冬天”,今年开始过“寒冬”。
    可以做一个简单回顾:2011年以前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一直在7%左右,钢材价格指数在150左右,之后便开始陡降,2011年销售利润率降到2.42%,价格指数降到120;2012年销售利润率进一步下降,仅0.13%,价格指数降到110;2013年为0.62,价格指数100;今年一季度全行业亏损,价格指数降到97,连续三年一路下滑。而同期其他工业门类,包括其他一些过剩行业的销售利润率都在5%左右,相差悬殊。
    钢铁行业寒冬,包含三个因素:一是外部环境,二是政策制约,三是企业自身。
外部环境主要是需求低迷。GDP连续下滑,“去产能”、“去泡沫”、“去杠杆”直接影响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增速,包括钢铁行业在内的工业领域投资需求低迷,企业投资信心不足,致使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全面减速,由2012年的20%多降到2013年的18.9%,今年一季度继续回落,只有17.6%;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回落0.8个点;PPI连续25个月同比下降,生产领域通缩趋势明显;进出口下降3.7%,其中出口下降更多,达到6.1%,4月份虽然有所回升,但同比还是回落;全国房地产投资增长回落,住宅新开工面积下降27.2%,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3.8%,而且这种趋势还在进一步发展。以上这些对钢铁行业的负面影响很直接,也很大。
    政策制约主要是环保执法从严,特别是《环保法》的出台,环保欠账的钢铁企业,特别是那些规模小,没有资金能力上环保措施,即使上了成本也背不起的企业,将面临生死考验。
    政策制约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银行贷款,今年起,银行对钢铁企业抽贷,目前已经抽贷10%,按钢铁企业银行贷款余额14000亿元计,抽贷了1400亿元;抽贷同时提高利率,据了解,原先国有企业按基准利率下浮若干点的贷款优惠被取消,变为上浮若干点,民企贷款则继续提高上浮率,使一季度钢铁企业的财务费用迅速提升了22%,这是以往所没有的。抽贷和提高利率已经使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暂且没有断裂的正面临断裂危险。对钢铁行业加大抽贷力度是上面的政策,而不是银行缺钱,银行最近告示社会说“银行资产充实”,“银行业无危险”,一季度仅“五大行”每天净利润就高达28亿元。银行抽贷幅度的底线是不让钢厂立马死掉以免银行坏账显形化,但形势的变化已经由不得银行,估计抽贷幅度还会提高。相比之下,钢铁企业负债率平均已经高达70%,有些企业已过80%,少数企业甚至更高,应收账款、存货不断上升,企业现金流常年为负,账面上有点利润是靠降低折旧,变买资产等会计处理做出来的,这些企业已没有资质直接融资,唯一的救命稻草是银行贷款,一旦银行增加抽贷,资金链立马断裂,企业必死。
    还有一个政策制约因素就是钢铁企业合规登记和违规项目的重新审查,有关部委明确规定2010年产能100万吨以下的企业不予合规登记,涉及6000万吨产能;2005年以后违规建设的项目需要重新审核,未能通过审查的一律关停,涉及近2亿吨产能,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违规产能的报审企业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但估计会有一些企业通不过。合规登记第三批正在审查,绝大多数都能通过,但会有少数企业通不过。100万吨以下的企业不在其列。
    企业自身因素主要是指没有竞争力,管理差,负债率高,长期亏损。
    除企业自身因素外,需求低迷和政策因素的剧烈程度是以往所没有过的,因此钢铁企业遇到了寒冬,必然有一批企业过不了寒冬而出局,而另有一批企业活得很好。根据对民营企业摸底调查,从去年开始,这两类企业的市场表现已经非常充分。那些规模适度,产品对路,管理扎实,资产质量好,资金状况好,系统降本做的好,加上某方面资源优势比较突出的,环保又不欠账的,都有较强的竞争,在全行业亏损的情况下,这些企业每年都能保持较好的利润水平,其中有一些企业2011年以后吨钢利润始终保持在200元以上。对于这些企业,度过寒冬是没有问题的,等到重新洗牌后,这些企业会活的更好。而那些产品不对路,管理粗放,企业文化不好,资金状况不好,又没有资源优势,环保又欠账的企业已经举步艰难,这些企业正面临出局考验。那些规模很小,违规项目多,环保无法过关的企业已经出局一批。随着政府政策和执行力的强势到位,这种两极分化的走势将提速,每一家钢铁企业都面临着考验。
    分类来说,民营钢铁企业面临的风险更大。首先是因为不予合规登记的100万吨以下的企业全是民营企业,大约200家左右,今年下半年开始,这些企业将因为陆续实行差别电价、水价和不予贷款而面临死亡,总产能有6000万吨。其次,环保执法的对象主要也是民企,现在已经有一批企业被叫停,估计最终因为落后产能和环保过不了关而出局的百万吨级的企业有十多家,涉及产能近1000多万吨。再次,民企贷款利率高于国企,又遇银行抽贷,融资难上加难,资金链断裂最终会使一批企业出局。国有企业虽然在合规登记和环保方面的风险比民企小,但银行抽贷和融资成本加大,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比民企大,如果政府停止对亏损国企的补贴,少数扭亏无望的国企最终也将出局。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各项政策措施到位,各级政府执行力到位,今明两年内不少企业将被淘汰出局,能压缩8000万吨产能,再加上7000多万吨“地调钢”的取缔,会为钢铁产能腾出很大空间,因此,2014年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的步伐将会加快。
    今年一季度的几个数据也印证了这个趋势。一季度全国产钢20270万吨,同比增长了468万吨钢,增长2.37%,增幅大幅回落,应该说这是很好的一个现象。有人指望零增长或负增长,这不现实,因为DGP仍处于7.4较高位,社会对钢铁的基本需求还将维持一个时期,今明两年8000万吨落后和过剩产能淘汰了,先进和合规产能会替补上来,因此今年产钢不会零增长,3%左右的增长是可能的,也是合理的。
    20270万吨钢中,重点大中型企业产钢15915万吨,增长3.53%,重点大中型以外的“其他”企业(即中小企业)产钢4355万吨,只增长-1.7%,全部民营企业增长1.92%,增幅大大低于重点大中型,表明中小企业产能已经大大压缩,产量大幅减少。这种情况实际上从去年就开始了:2013年中小企业只增长5.66%,全部民营企业增长7.2%,而重点大中型企业增长了8%;这与2012年以前的情况完全相反,2012年重点大中型企业只增长-0.6%,而其中中小企业增幅高达24.5%,民营企业增长9.34
    再将一季度钢产量增长情况作一具体分析:一季度全行业500多家钢厂有39家增产,共增长914万吨钢,其中8家增长了450万吨钢(8家中有4家特大型国企,4家大型民企),12家持平,其他都是负增长,增减相抵后共增长468万吨钢。如果仅从数字上看,400多万吨的增量正好等同这8家大型企业的增长数。按惯性思维,谁增产多就“控”谁,“控产量”矛头应该对准这8家,其实这8家增长的400多万吨钢,基本都是长材而不是板材,因为长材基本不过剩;不过剩的就应该增产,过剩的才应该压缩。我们应该坚持这样的标准,而不能简单地将“压小保大”作为我们的行为标准。
    虽然化解钢铁产能过剩今年将会加快步伐,也看到了一线希望,但从政策层面和执行层面来看,还是有些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认真破解。主要是:
    第一,退出通道问题。8000多万吨产能退出,意味着大约20万员工的失业,关系民生和社会稳定,处理不好就会引起震动,现在地方政府压力最大的就是这点。去年始,冶金商会分别向工信部和全国政协提出政策建议,建议建立退出通道,对淘汰产能实行适度补贴,对兼并重组主体在土地、税收和融资方面给鼓励政策,对下岗员工给予适当政府补贴。可喜的是前不久国务院就关于优化联合重组环境问题发文,明确提出有关部委要在注册、土地、税收、融资等方面落实相关措施。最近发改委,工信部和财政部就淘汰产能给予适当补贴问题也已经有了声音。相信这些好的开头会为化解产能过剩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第二,要警惕以化解产能过剩为由和以联合重组为名搞“压小保大”,“国进民退”。目前化解产能过剩过程中出现这样一些现象:合规审查把2010年达不到100万吨规模但后来达到这个标准的企业一律挡在门外;有的地方把1000立米级的高炉和50吨转炉也列为落后装备拆除;有的提出建议由国有大型企业牵头研究联合重组方案;有的不做具体分析片面地将产能过剩的板子都打在中小企业的屁股上。钢铁行业是充分竞争性行业,国有企业搞混合所有制不是搞国有控股,联合重组应有市场选择。有些企业规模虽不大,但搞专门品种的生产,产品对路,市场需求,不拟视为落后产能。我们还是应该坚持《钢铁企业生产经营规范条件》,不应重新回到以规模、以装备大小论先进的路子上来。
    第三,要防止过头的做法。当前有种苗头,说有的地区70%的企业环保不合格,要向这些企业宣战;向环保宣战是要督促这些企业限期整改,而不是一棍子打死,企业上环保措施银行应该提供贷款支持,而现在的情况是不予贷款,只要是钢铁企业一律不给新增贷款;不但不给新增贷款,而且一律抽贷,不论企业好坏,也不论什么项目。还有一种舆论,把钢铁说成是雾霾的罪魁祸首,将钢铁产能过剩作过度宣传和解读,甚至妖魔化。这些都是错误的。搞经济不能用搞运动的方式去搞,尤其目前要注意,2014年如果出现较为剧烈的“去产能”、“去泡沫”、“去杠杆”,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会急速下滑。我们要设法避免出现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