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


2017年钢铁展望

2016年钢铁形势好于去年,已成定局。

全年发展过程跌宕起伏,用“过山车”来形容不为之过:

12月,继2015年全行业亏损之后,价格指数下跌到历史最低点54.4点;4月开始陡升到84.6点;6月下降到68点;9月又回升到75.6点,最近又有所下降。19月平均价格指数比去年上升了14个点。

年初全国粗钢产量降幅高达5.7%3月后逐月收窄,9月则转为正增长,1-10月累计粗钢产量同比增长0.4%。原来估计2016年钢产量会下降2%,现在看来,会与去年持平,8亿吨过一点,这是许多业内人士所没有预料到的;

1-9月我国累计出口钢材同比增长2.4%,全年出口不但没减,反而高于去年,这一结果也出乎许多人的预料;

1至9月重点大中型企业实现利润252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280亿元,如果加上民营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有350亿元,销售利润率1.4%,为近五年来最高,比去年-2.23%上升了2.7个百分点。企业亏损面也大幅下降。

明年会不会继续这种形势?

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第一,今年钢材价格蹿升,主要是四个因素决定的:一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拉动,增长了19.7%;二是房地产拉动,新增房地产面积12%,仅此一项增加钢材消费800多万吨;三是去产能产生一定效应,特别是心理预期发生变化;四是钢材价格指数年初降到历史最低点,一旦价格回升,市场会出现“过度现象”,经济学中被称为“反射原理”。

这四个因素,其中房地产热不会延续到2017年。

“过度现象”已经消失。

这对2017年钢铁构成负面影响。

第二,虽然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长19.7%,但包括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在内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只增长8.1%。预计今后五年随着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海绵城市建设,智能城市建设,城市地下管网建设和钢结构产业的发展,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会有所提升,这对钢铁是利好,但明年尚未到投资成熟期,增长规模有限。

第三,房地产问题,中央提出要去杠杆、去库存、抑制资产泡沫,但房地产高地王、高房价、高库存、高杠杆现象反而越来越严重,资产泡沫越吹越大,金融风险越积越高。从今后发展走势看,特别是中央为了防止过剩资本大量流入房地产,扭转“脱实就虚”局面,稳定实体经济的发展,稳定人民币汇率,避免房地产金融风险,对房地产采取系列调控政策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很难说今后房地产能继续升温。

第四,从宏观角度看,我国钢铁2014年后进入峰值(8.22亿吨),粗钢人均消费610多公斤,超过10多个发达国家的峰值水平,2015年第一次出现下降,降幅2.3%;表观消费2013年进入峰值(7.63亿吨),2014年出现第一次下降,降幅3.24%2015年继续下降5.45%。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国钢铁工业已经进入峰值区,进入减量发展阶段。

第五,煤炭价格暴涨对钢铁构成负面影响。煤炭价格此轮暴涨,根本原因是减产幅度大(10.2%),而不是去产能完成的好。实际上,煤炭去产能完成的不比钢铁好,上半年只完成全年任务的29%7月底完成全年任务的38%8月底完成80%,和钢铁行业差不多。但煤炭行业减产幅度远远大于钢铁;煤炭在减产时,钢铁在增产,所以煤炭价格上涨幅度大。

由此看出,决定价格的直接因素是供求关系,而不是产能的压减。减产是煤炭行业的传统举措,这对我们钢铁行业是个启示。

同时也引发一个思考,即今年钢材价格大幅上升后,钢铁产能得到充分释放,连落后企业都纷纷复产,高炉开工率达到83%以上(设备利用率80%),钢材库存处于正常状态,所对应的年化粗钢为8.02亿吨,以此推算,目前的钢铁产能应是10亿吨,为合理过剩产能;年初产能为10.36亿吨(9月之前已经压减了3600万吨)。如果上述分析成立,明年只要把剩下的3000多万落后产能压减掉就差不多了。

总之,煤炭和钢铁价格不同程度的回升,有利于行业扭亏增盈,但影响地方和企业去产能的积极性。

可以这样说:减产不等于压产能,减产减不了产能。产能不减结构调整不了。所以去产能是根本;只减产,价格就会像过山车一样来回折腾。

明年不会有今年这么好,但也不会回到2015年:

第一,我国经济下行趋缓,趋稳因素开始增多。也就是说,L型接近见底。我国经济今后有可能在一个新常态下稳定运行。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估计会对当前经济形势有一个明确的分析和判断,对明年和今后几年经济的稳定运行,提出系列指导意见。这对钢铁行业来说是根本的利好。

第二,明年是十三五的第二年,实现两个翻番的关键年。为确保翻番,十三五期间每年GDP必须达到6.5以上。在新兴产业还不能完全接替传统产业的情况下,为保GDP达到6.56.7,必须维持包括钢铁行业在内的传统产业的稳定发展,因此钢铁峰值区不会只有两三年,钢产量不可能在2020年之前迅速陡降到6亿多吨,而会在7.58亿吨之间。刚刚发布的钢铁十三五规划已经说得很清楚。发达国家也有这种现象,即峰值区间钢产量有波动。

第三,最高层已经充分关注实体经济现状,关注民间投资问题,关注资产泡沫和“脱实就虚”现象,我们要坚信中央会不断通过深化改革,逐步解决这些问题。

第四,房地产不会像2016年这样火热,但也不会让房地产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第五,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地下管网建设,海绵城市建设,城市公益性项目建设,大型钢结构项目建设将会加大投资力度,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带动钢铁产业走出去的步伐将逐渐加快。这些对钢铁行业都是利好。

第六,去产能取得阶段性成果,联合重组开始推进,对于生存下来的优势企业来说,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关键是企业自身要定好位,切实转型发展。

结论:2017年虽然不比2016年,但挑战和机遇并存,总体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