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


认识和应对制造业面临的大变革——杨学山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企业家、各界朋友大家好!

    非常荣幸参加唐宋大数据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走进一带一路,寻找新的发展机遇年度论坛,也感谢会议组织者给我这次机会,就认识和应对明年制造业面临大的变革这样一个主题与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一些思考和想法,刚才刘世锦主任是从经济学的理论为基础,对经济发展宏观面的态势和关键点做了剖析,我下面会以技术为基础对制造业发展的形态变化和企业如何应对的关键点提出一些看法。我的报告分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以技术为基础如何认识制造业面临的重大变革,如果从产业的发展形态,从产业发展面临技术,这两年来经过工业4.0、工业的互联网、工业的大数据,实际上就是从技术和形态的层面在定义着制造业面临的重大变革,这三个大概念:工业互联网、工业大数据和工业4.0,其实应该说工业4.0是工业制造业最为关注的,我先剖析一下工业4.0,然后再把工业互联网和工业大数据与工业4.0之间做个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次什么样的变革,工业4.0讨论的很多,其实我们理解的工业4.0的精髓,只要四个关键词就足以,第一个就是企业内部的数字端到端无缝数据连接;第二部分是以供应链的反相整合;第三部分是从需求到制造的垂直整合;第四部分是领先的供应和领先的需求。我们把这四条记做是工业4.0的基本条例来做。现在说第一条是端到端的无缝数据连接,我们在的有很多企业,或者说有很多是来自企业的,我们想想自己的企业端到端无缝的数字链接做到了吗?我的判断今天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没有能够做到端到端的数据无缝连接,基本上我们大的钢企的自动化程度很高,相对与4.0来说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但是工业4.0所说的以企业为边界的端到端的数据无缝连接这个对接指不定是你的钢厂的高炉或是连铸连轧这样的生产企业要做的,也不一定是指你从工业的设计到生产过程的实现,也不一定是指企业如何管理,还要管你的市场的分析战略决策,从企业最基础的库存生产到管理决策市场这样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真的做到了数据无缝连接呢?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数据连接不是说在所有的企业,刚才说到所有活动里就是数据的无缝连接,这样做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唐宋大数据就没有必要了,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数据能够对接起来,还要能够对我们企业从设计工艺、制造库存、生产服务管理在内包括员工的能力提升在内的所有构造,要提升他的效率和指标,为我们企业的核心竞争提供服务,所以我们想想在座的企业里面能够做到的请举手,我相信我只要到你的企业里一看你一定没做到,百分之百没做到。第二条是横向整合,实质上是从前供应链到你企业,在这个连环上实现数字化的高效链接,这个目的很简单。是通过这样一个事物和现象连接,使得整个流程最优。第三条垂直整合。是指我们从用户出发,我们钢厂以及钢厂的用户,不论是管材、线材还是特种钢,从用户对钢材的需求出发,一直到我生产工艺,这样一个连环的无缝的优化的链接,这是主要的概念。但是一定不要忘了还有第四点,所谓市场领先和工艺领先。在这里讲了一个真谛,就是供给和需求的典范,供给是围绕着需求转的,你要围绕着领先的工艺,你必须有领先的市场,没有领先的市场,你领先的工艺是做不到的,至于钢铁企业有那么多工地需要那么多的螺纹钢,至于螺纹钢的强度我们知道都是有标准的,所以你必须生产出这样标准的产品,而不是说你想变就变,那是不行的,你变了一个也许比他还好,但是他要的就这个标准的,所以在4.0里面我们往往把市场领先工艺给忘了,那我们就错了,因为我们是制造市场需求的,所以这就是工业4.0。我们是工业大数据,实质上是从数据的角度来看的,如何连接这三条线,如何使得工艺和需求之间能够实现平衡,我们说工业互联网是指我们用网络的方式使得这个方面可以实现,所以我们讲这样不同的概念,是从不同的角度在看我们制造业发展系统的变化,但是这个变化确实是了不得的变化,这个变化使得我们工业技术和信息技术材料,能源、信息、供应、整个生产、消费、流通环节完全进入一个新的状态,所以我们说这是一次重大的变化。那么这次变革的动力是什么?是信息技术和工业技术融合在一起的技术,为什么不实行旧的技术?很简单,我们想一想一个自动化无人的高炉,我们一个无人的连铸连轧线,如果说只有信息技术行吗,不行。只有工业技术行吧,也不行,所以说必须是工业技术和信息技术融合在一起,我们才能走向工业,我们刚才说的工业4.0所追求的这种目标和理想的状态,所以这次变革他的动力和以前工业发展所有的重大变革一样来自于技术。这次变革方向是什么?就是融合和自动化,我们讲的融合不仅是技术性的融合,我们从产品融合开始到生产过程融合到消费和供给之间实现融资的融合,一直到我们新技术和旧技术,新的业态和旧的业态融合,我始终说到我们再讲互联网技术,工业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从在座的传统企业为主,一定要记住我们讲融合不是一个板一个车料,而是融合起来,在融合的过程中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质,有的行业可能是基于互联网的,基于数据的,会占有比较大的理论,有的行业即原来的策略作为主导的力量,所以两个融合当互联网视为和传统行业一起的时候,是把两种机遇如何更好的嫁接起来,两种基因,而不是一种基因把另一种基因吃掉。而今天确实有一个倾向,这个倾向很多人以为互联网是为了互联网的基因就可以把传统的基因吃掉,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钢铁行业,在两种基因两种试用方式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是我们原来钢铁产业的试运方式的基因,互联网是辅助,不过这样我们没有十分清楚的话,我们将会使用网络,还会继续吃亏,所以我们说一定是融合,而不是一边倒,在有的行业有的领域,确实是互联网视为重要的,但是有的行业不是,我们一定要记住,所以我们说方向是融合的,那么当我们网络数据和新的形态加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看到一个数字,当我们事情多了,网络连接起来了,新的快速运转的形态出现了,那么智能化的方向是未来,这次的变革具体的形态是多方位的,我这说是全方位业态形态的变化,首先是变化产品,产品上即使我们在刚才刘主任在讲供给侧的变化的时候,他讲了几个需求之间替代的特征,只有说我们需求之间还有一个重大问题,就完全是以信息为形态的,在总的供给需求中,所占得比例会越来越大,这才会是我们在这一轮策略的变化,保持新常态下的中高关键时刻,我们会看到整个的需求,现在数字为准的需求占多少,这是重大的变动和经济发展过程中从来没有的,其次呢我们在传统的生产里面,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产品,数字和基建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完整性。第二是制造的过程。第三尤其是沟通和需求的连接入手,或者说需求和供给之间的实现,我们看到了很多商业的变化,其实就是基于一个这样的过程变化,电子商务就是这样的,但是这个变化,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变化是流通业的变化。零售业、流通业、制造业合在一起的变化,是服务业和制造业联系在一起的方式,他也超越了我们之前所制造业自动化,是我们整个二三产业生产边界,而且在你很宽的变化中,二三产业将变得毫无意义。而一个例子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青岛的朋友,大家都知道是做西服的,这个网络迁到他的主业,把你要的数据量往网上一放,一个礼拜之后定制师傅就把西服送到他的手里,这是全世界纽约每天在这个平台上定制600套西服,所以在这个过程里边你想,我们是以消费者为出发点,走了一个循环回到了消费者,在这个过程里边你如何定义二三产业。所以说,这样重要的模式转变是十分重大的,而且几乎对所有行业都产生、发生着变化的,而且还有一个极其重大的变化,是创新的发展,我们在讲机构转型加减乘除里边乘法就是创新,但是在互联网里边创新的模式变化我不想多讲,创新的模式开放、开源将成为主要的创新模式,在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是一个什么呢?什么叫创新能力的提升呢?我现在有一个很简单的新观点:就是一个企业内部的创新人员、研发人员的创新贡献,如果降到50%那么你在跟上步伐,如果降到10%那你有一定的底线,如果降到1%那说明已经知道在互联网状态下如何创新,我不知道这个公式大家记住没有,也就是说企业的创新,创新的成果主要来源不是企业的研发人员,而是来自于你的编外人员,通过互联网的变化,所以我们说这个变化是非常巨大的,那么我讲的第一个变化就到这。

    接下来讲,我们企业如何应对下一个变化,我今天讲的都是变化,其实刚才讲的是变化,现在讲的还是变化,企业如何应对,第一件事情你必须弄清楚你现在这个行业和你将要从事的行业,一个、两个、或者三个,这几个行业未来几年总的趋势必须保持一致,这个行业你是留还是不留,进还是不进,你不把握清楚那是一定不行的。所以对钢铁行业刚才刘主任已经说得很清楚了,30%是对的,而且我看我们钢铁行业的这个分析报告也看见了,明年的需求、实际需求,国内的需求是下降的、国际出口持平,所以我们必须判断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企业在这个过程里边能够生存下来,当然除了钢铁行业你还有其他的业务,因为现在钢铁行业是主营业务亏损比企业的亏损要大,总的说来,钢铁行业主营业务的亏损比企业的亏损加起来要大,那么说明我们企业还有其他的业务,我们重点讲下其他,那些行业你也分析下是什么样的状态,一定要弄清楚这是第一。第二条很简单,认识自己,确实认识自己比认识别人还要难,也就说你必须认识在这个行业的连环中,你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很简单,假定说到几年以后我们整个钢铁产业链是稳定在6亿吨的水平的时候,你能不能生存下去,你凭什么生存下去,凭什么别人死了你能活下来,你把这点分析清楚了,你该朝着能生存下来的方向走还是该壮士断腕,你必须得搞清楚,如果你要进入新的行业,那么同样要分析在这个新的行业里,你处于什么背景?你和竞争对手相比,你的优势究竟在什么地方?在这个市场里边稳定什么?争取什么?断掉什么?所以认识自己不容易,但是这点是必须要做到的,因为没人救得了你,唐宋救不了你,这一点上只有自己救自己,你能判断清楚做什么决策。所以接下来第三点,必须有战略决策,你做什么?做到什么方向?现在离这个方向差距是什么?你必须把这样的东西搞清楚,战略方向,重点问题,要搞清楚。最后一点行动,方向定了,重点定了,我们从切入点开始入手,其实应对的思路从原则来说方向就是每个人,而且我相信这个带有普遍性,只是说你在分析比较优势的时候,你可能因为比较优势的时候存在状态是很不一样的,你无非是怎么分析就是,所以我想讲的就是这样的两点,我们确实面临着重大变革,在这个变革中,我们一定不要被这个潮流弄得晕头转向,把自己的比较优势给忘了,也不要忘了我们发展的一些企业竞争力的最基本点,我们做企业竞争力最基本点就是千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净利润率、市场占有率,这三个率是企业竞争的根本,这是不变的,但是构成劳动生产力的要素在发生变化,构成人均净利润表的要素在发生变化,构成市场占有率的要素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是什么样?这些指标是什么样的?所以归根结底我们说应对变化要站在企业核心竞争力基本点上看到变化提升竞争力,我们这样应对就有了底气,其实这样的话都是老生常谈,我为什么要重谈,是因为我们在互联网+的大潮底下我们把这些基本点给忘了,惊慌失措!

——本稿是根据杨学山在中国钢铁产业网2015年年会上的发言录音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