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2014年中国钢铁产业网年会——高端访谈二

环境、效益、变革
主持人:  唐宋集团董事长宋雷
         原冶金部生产司司长、唐宋钢铁经济研究院特聘专家刘勇昌
访谈嘉宾:天津荣程联合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书记柴树满先生
         昌黎县宏兴实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刘士友先生
         唐山港陆钢铁有限公司销售副总孟德然先生
         唐山瑞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温瑞臣先生
         霸州市新冠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邢秀英女士
         迁安市思文科德薄板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久贵先生
 
宋雷本次年会最重量级的访谈现在开始,首先请允许我介绍台上的几位嘉宾及所代表的企业,他们是天津荣程联合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书记柴树满先生,昌黎县宏兴实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刘士友先生,唐山港陆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孟德然先生,唐山瑞丰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温瑞臣先生,霸州市新冠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邢秀英女士,迁安市思文科德薄板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久贵先生,坐在我身边的这位老者是原国家冶金部生产司司长,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和唐宋钢铁经济研究院联合顾问刘勇昌先生,特别给大家介绍刘司长,我们是多年的黄金搭档,这一次访谈是我们一起主持过的第三场访谈,刘司长对中国钢铁行业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是中国钢铁战线的老兵,虽然已经七十岁高龄了,但思维力创新力强,对新生事物捕捉力非常强。我非常荣幸与刘司长这样的黄金搭档一起主持,感谢刘司长,我们在座的都是钢铁生产企业的代表,大家知道钢铁生产企业的话题一直是很沉重的。为了活跃气氛,我们一开始出两道题,让我们现场的嘉宾用赞成和反对来表示他们的意见,随后我们对话题再进行研讨和交流。这些题目可能比较生猛但反映的市场现状是非常真实的,第一个问题,钢铁企业现在所处的是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请嘉宾就这个问题亮牌,支持还是反对,好,请放下,这个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应该说台上在座的六位嘉宾,观点100%一致,大家一致认为现在的钢铁企业还没有处在最困难的时期,好,我们把疑问留住,第二个问题,产能过剩是现在钢铁行业陷入困境的最主要原因,请我们六位嘉宾亮题板,左边的三位是赞成这个观点,右边这三位,一位赞成,两位反对。
 
宋雷刘司长,您对刚才两个问题,六位企业家的观点和态度怎么看,是不是也超出了您的预期?
 
刘勇昌第一个问题,六位企业家的观点,我认为是对的,第二个问题,产能过剩很重要的一个标志是产能利用率。产能利用率低,过剩,产能利用率高,不一定过剩。所有的工业行业,几乎没有不过剩的,汽车行业产能利用率很低,不如钢铁行业,但是汽车行业的经营状况比钢铁行业好。汽车行业1-9月份销售利润率8%~9%,钢铁行业利润率0.1%都不到。机械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也很低,过剩程度比钢铁行业还严重,销售利润率5%。全国的工业行业平均利润率5.52%。钢铁行业为什么这么低,特别是钢铁主业更差,钢铁行业160多个亿,投资收益加上非钢产业占97%,主业很少,为什么?说明产能不是绝对过剩。
 
宋雷刘司长,您的数据来源是哪里?
 
刘勇昌汽车行业是汽车行业研讨会公布的,其他行业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宋雷钢铁生产企业主业盈利不超过3%,这个数据来源是哪里
 
刘勇昌国家发改委的数据,中钢协也有
 
宋雷我对您这个数据有疑问?在座有六位企业代表,我们做一个现场调查。这六家企业都是盈利企业,那么请问是完全靠主业盈利,还是靠多元化副业盈利,由刘总开始。
刘士友:我们昌黎宏兴实业有限公司是一个500万吨的钢铁生产企业,主要的收入都是钢铁,没有其他副业。
 
温瑞臣瑞丰钢铁集团,没有其他的副业,只有一样主业就是钢铁产业。
 
邢秀英:我们是霸州新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我们的盈利来源主要来自钢铁主业,其他副业基本没有。
 
孟德然我们有两条热轧卷板扎线,产品比较单一,可以说我们比较专一,所以我们也是靠主业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经营寄来的。
 
柴树满天津荣程集团是一个以钢铁为主业多元发展的一个大型企业,从今年1-10月份的生产经营来看,利润的主要贡献来源于钢铁主业。但是欣喜的看到我们的多元产业,包括刚才各个领导嘉宾介绍的,荣宝第三方支付、电子商务还有其他的一些保险,小额担保,保理,这些多元产业实现了净利润的388万,不再靠主业输血,实现了自主的盈利。
黄久贵:我是迁安思文科德的,我们公司之前的利润点主要是靠铁矿,目前主要靠钢铁板块,但是谈到完全成本的盈利包括折旧、还有财务费用,因为我们的钢铁主业是去年年底才投产,作为主业来讲,我们钢铁这块每月有1000万的收入。
 
宋雷:据我了解还是不错的,广大的民营企业,现在的盈利手段还是立足主业,但是国有钢企由于他的各种历史负担和三项费用,成本比较高,那么减员、增效又不容易实现,刘司长,您的数据是不是针对国有企业的?
 
刘勇昌问题就在这,几乎全国没有一个民营企业处于长期严重亏损,他有亏损以后,马上就会采取措施扭亏。但是国有企业不是这个样,国有企业主业基本是亏损的。像去年亏损,今年还严重亏损的,500万吨以上的国有大型企业,有鞍钢、马钢、通钢等。这些企业去年亏损、今年1-9月份继续亏损。这些企业年产钢1.3亿吨。这么大的量亏损在市场上,继续占有市场份额。真正过剩的就是在市场上亏损的,应该由市场来淘汰。但这些企业很难淘汰掉,鞍钢能关门吗?关不了门,他的产品就在市场上长期占有。那么钢铁行业在钢材市场上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价格漏洞。我们的价格这三年是年年降,不管行业是亏损还是盈利,不管矿石的价格是高还是低,钢材价格年年降,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亏损产品在市场上?这些问题是我们要思考的。
 
宋雷:刘司长,今年的钢铁价格我这有个统计,今年的钢材价格下跌的幅度是13%-25%,原料下跌22%-45%。但是,多数钢厂在价格下跌的情况下仍然实现了盈利,现在在媒体上炒得比较热的概念是钢材的价格卖不过大白菜。虽然说我们去年,前年,我们价格高于大白菜,但是,我们的亏损面比今年要高,所以啊,我就想请在座的各位就钢材的产能过剩问题和钢材价格卖不过大白菜的问题,在这种状况下,我们企业靠什么来获取盈利,那么未来我们如何看待企业在这样一个复杂多变的市场中如何去获取竞争力,去赢得效益、赢得利润。我们先从孟总这边开始,您看,现在这个大白菜价格对我们企业有没有影响,我们是否在乎钢材价格是白菜价,或者不是白菜价。
 
孟德然从表面现象看,应该这个数字是比较明显的,可能按斤卖确实是大白菜。
但现在提到一个词“新常态”,新常态我的理解吧,原来按计划国有企业统计数据、企业的福利主要看产值,产值就是销售价格,销量代表企业的真正实力,现在新常态我理解更注重利润,产能过剩实际上是一个产能的平衡,各环节都有利润,各环节都有利润,上中下游都有利润保证,企业都比较稳定,谢谢!
 
宋雷孟总,您是不是迎来了下游客户,思文科德是不是您的下游客户?
 
孟德然应该是第一单就从我们这落手,他们也是从我们这第一单落实开始测验。
 
宋雷:思文科德现在采购的量大体能到多大?
 
黄久贵思文科德这样的企业创建钢铁生产企业的一个区域性的物流和生产趋势对我们钢铁企业和我们今天的下游企业都有影响,都获得利润,比如说我们现在生产的成品,在唐山加工,生产企业有效的降低成本,这个是肯定的,钢铁设施完善,降低运输成本,所以地理优势也是建立冷轧的原因,也感受到了周边钢厂的变动。
 
宋雷:我想了解下从唐山地区采购的原料大概占百分之多少?
 
黄久贵基本上占90%以上。
 
宋雷:你感觉唐山地区提供给您的这种原料的质量能不能达到你的水平?
 
黄久贵目前来看,尤其是国丰、迁钢这块基本上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现在追求精品这块,降低管理费用。
 
宋雷:我们现在低价位长期运行的态势,我们企业靠什么保持利润率?
 
邢秀英首先我们在钢铁环境不好的大环境下采用了自己的优势产品作为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产品,再加上我们公司的产业链比较长,减少了物流成本,整体核算起来成本在降低,在整个产业链中我们降低了许多环节,所以在同行业当中,应当说具有相当的竞争力,这是我们效益的来源。
 
温瑞臣介绍下瑞丰钢铁内的情况,就宋总说的问题,大白菜比钢铁价还高,实际上我认为这个不能同日而语,不能对比,白菜是我们当中每一天都不能货缺的,它是一种我们生活当中农业产品,那么从目前现在整个结构来看,农产品的价格是一种持续稳步上涨的状态,第一,我们人口众多对农产品的需求不断上升,第二,我们追求绿色、环保,在种植的时候不在追求产量,而是追求质量,好的农产品不光大白菜,好的产品价格会更高。所以钢铁产品就拿带钢而言确实是2块钱一斤或者是1块多一斤。那么一块钱一斤就我了解4-10月份钢铁利润还是不错的,为什么价格到这么低了钢铁企业为什么比去年好过一些,从几个角度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第一个钢材我们的产业网做的钢铁业十大新闻里其中一条提到了2013年矿的均价是130,现在不到80。这是所有钢铁企业盈利最主要的原因。我们原材料的下降包括焦炭以及现在的辅料也有很大的下调。给钢铁企业的运作经营减轻了很多的压力。第二从目前市场需求上来说,虽然我们的产能过剩,但同时我们也看到钢铁产业网的新闻,也提到我们全球每年还在以百分之二的速度需求在增加。第三最主要的是,2013年去年一年我们钢材出口量是不到5000万,今年1-9月份钢铁产业网也公布了现在是7300万到年底突破8000万已成定局。出口缓解了国内供给过剩的压力。那么从价格上来说虽然是低位,但我认为目前现在也还是一个相对比较正常的产能。所以宋总提的第一个问题我反对,未来钢铁适应的模式还没有到竞争非常激烈的程度。那么我们从事钢铁行业的元老们,都知道93年那时候产能2万,但是那时作为我一个销售人员来讲,我们的所有产品都是要先卖再打钱,最终形成那种三角债,但是现在我了解到的是先打款再给货的模式,所以现在还没到竞争非常激烈的程度,那么未来企业整体的营利我们要怎么做?从我们内部来讲第一个通过成本降低来提高利润率同时成本的降低有好多种循环经济的利用,金融手段的利用,那么我们今天谈的最多的还是电商,我对钢铁企业的电商还是很看好,电商企业对钢铁的电商还是有很大的帮助,通过电商来体现钢铁的价值。让我们有信心积极的参与中国钢铁产业网的电商事业。
 
刘士友我非常赞同温总的意见,刚才温总也说了今天的钢铁价格下降不到2%,但铁精粉价格下降44%意味着有22%的利润空间被挤压出来,而且把22%的利润空间放大就是33%的利润空间,给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利润空间,虽然市场价格很低,但是钢铁企业最差的时候,有着这样的业绩对企业的经营应该是有利的,比如原材料下降以后把原来的成本包括钢坯的成本降下来以后,它成本下来了,但是流动资金减少了,流动资金也占企业成本的一大部分,我认为现在钢铁的价格低对企业是有利的。
 
宋雷:柴总,您刚才举牌子的是赞成票,意思就是说您不认为这个过剩是产业限制原因,那么您认为什么是主要原因?
 
柴树满产能过剩事实上是一个命题,一个假命题。我是91年到东北大学学钢铁,94年毕业就开始分到辽宁凌源钢铁,至今一直从事钢铁管理方面的工作,钢铁是以一个什么指标来说钢铁过剩?就是产能利用率,很多专家学者说产能利用率百分之七十,百分之七十几,中国钢铁产能过剩了,第一个说是中国钢铁产能利用率70%,第二个说是中国钢铁的产能大,去年产了八亿吨钢,产能过剩了,这纯碎是不负责任的话,实际上中国整个钢铁的需求量每年都是增长的,我们搞钢铁的这些人把我们钢铁业的问题无限放大,包括PM2.5。总说的PM2.5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有哪一种颗粒物能磨的那么细,我们喷煤的颗粒物能磨到PM2.5那么细吗?要说PM10和我们钢铁有关系,咱们还得举手赞成,就我们搞钢铁的人把我们钢铁业搞得是灰头涂脸的,好像是犯了多大错误似的。那么全国钢铁业的利用率是70%,首先第一个要澄清,我们远远高于这些,尤其是我们很多民营企业,自己的产能300万吨,对外报500万吨,自己产能400万吨,对外非报600万吨,报的都是虚数,我记得吴希春老部长说过搞来搞去把中国钢铁产能搞这么大,我们在座很多民营企业,我们本身产能为什么这么虚,我们实打实的产量的产能利用率在90%以上,各家企业,包括在座的各家企业基本上在90%以上,除去APEC会议期间停的这次,那么产能利用率高于70%。第二个我也特别赞成刘司长的话,很多行业的产能的利用率没有钢铁高,钢铁行业是那么些数据专家学者写的70%,实际上很多行业比如汽车行业不到50%,天津的几大汽车厂,一个是一汽丰田,第二个是天津一汽,天津一汽现在的开工率不到40%,今年亏了将近10个亿,天津一汽夏利汽车厂大家都知道,包括很多行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像电机,风机,这些企业,大家可以去看,开工率也就是30-40%,凭什么说我们钢铁产业的70%就是过剩了?包括这个白菜价,也是我们这些人瞎算,算来算去,算个大白菜价,什么是钢铁是白菜价?
 
刘勇昌我给插一句,咱们这公布的有关数据的这些数都是准确计算出来的,产能利用率,年数据产能。
 
柴树满这里面总感觉虚了点!
 
刘勇昌这个数据包括年末的数据,这52个数的产量统计出来。
 
柴树满我也特别赞成刘司长和刚才瑞丰的温总说的这个,说前两年在建龙开个会,建龙的志强董事长讲,也是建龙重工搞的比较杂,又有电机,又有锅炉,又有锂电池,造船。建龙的张志强同志曾经说过,现在没有一个行业比钢铁行业好,我们钢铁行业不要说苦。他说我们那些造船,电机这些行业的客户,卖货还得请人家吃饭,把货卖出去回款的时候还得请人家吃饭。我们钢铁企业,包括我们下游的行业,现在还有预付款,包括在座的各位的贸易公司,现在还有预收款。凭什么说我们钢铁企业困难,产能过剩?我想一个是过剩,我是坚决提反对意见,现在我们钢铁界人士大声疾苦,我们钢铁工业是为了中国的GDP中国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不能我们自己给自己设立市场,前两天我跟宋总说拍了个电视剧,一个小话题,我说现在电视剧不应该拍钢铁,我第二个回忆是我在年大学的时候,老师说过一句话,说钢铁工业是最稳定的行业,我们从事钢铁行业是我们人生中的骄傲,人生中的荣幸,天津有很多老名牌,有飞鸽自行车,红旗车子,我们现在去哪里找,找得到了不,但是天钢天铁还在,这么多年,我们唐山这也有很多老的品牌很多老企业,上哪里去找,启新都没有了都被兼并了,唐钢开滦还有,我的大学老师说的钢铁是最稳定的行业,今天的阿里巴巴,今天非常热闹,说不定哪天互联网再来一个新的变话,因为互联网这个行业只有NO.1,没有第二,竞争比我们还激烈,我想跟我们所有钢铁行业的同仁们大声说,钢铁行业还是非常好的。
 
宋雷:我也说一下数据,根据过去对京津冀地区钢铁生产企业开工率的监测,平均都在93-96%之间。
 
刘勇昌产业链是什么,是从矿石进来一直到出去,不断地增值,增值率很高,平均下来板材增值最高,增值这块不只是一个高端的产品,尖端的产品。我算了一下线材,就平均下来销售价格增值1000块钱,中板也得1000多,增值的话需要成本,这个成本高大概100-200左右,增值这块是重要的来源,完全将成本降到一定程度,再降的话就偷工减料,就会有质量问题,这个增值和质量是企业利润的源头。这个产能过剩,对于钢铁没有那么严重,价格下探了近1600块钱,为什么下探,就是一个亏损生产,不是一般的亏损,长期的严重亏损是最要命的,这个都是在民营企业,这就是对资产直接责任人缺位造成的,造成损失没有直接责任人,这个问题三中全会提出来改革,钢铁行业什么时候能够好转我个人的看法是,什么时候两个改革到位,这个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难度很大,我们改革的任务是到2020年6年的时间,让我们这6年团结起来。
 
宋雷:刘司长刚才提出两个改革,其中一个改革是国有企业,其实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我在三年前提出过类似的,我提出压在中国钢铁生产企业的三座大山,其中一个就是我们中国钢铁行业的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完全市场化,我们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各占半壁江山,你刚才讲的我也赞成,国有产业产权脱股关系不清晰,那么,他没有更大的动力,去减产,去压缩产能。而民营企业又具有经营和程度上的优势,实际上这样的一种国有的体制,我们的市场难于适应,所以导致我们企业的生产,出现了比超出市场预期多的产能,因为什么?因为这种就两块板块他们都在出产量,我想这个问题要解决最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我想实际在五年之内,我认为中国钢铁行业难于摆脱目前的状况,因为刚才提到,我们钢铁生产企业不能无限制的去降低成本,但是,现在在行业内还出现了这种主流和非主流的钢铁,大家认为对目前现在这种艰难的时刻,钢铁市场要想保住生存,第一任务还是要降低成本,大家认为现在成本是钢铁企业生存发展的最重要的要素,那么我们就就想请各位就这件事发表一下,表决一下,大家认为现在钢铁生产业,我们第一任务还是降成本。请大家用唐宋app支持,对,只有降成本才能解决生存。支持的请大家亮出“支持”,反对的请亮 “反对”。大家看左派、右派,泾渭分明,左边的三位认为钢铁企业出路一定在成本上解决,右边的三位认为不能无限的从成本上面解决。好,我们两边选一名代表,各推举一位代表,就上述问题发表你的观点。给你们30秒的时间,你们商量一下,有谁来回答这个问题,好不好?好,我们请正方的代表发表主题陈述。
 
温瑞臣我们这方,我们三位,就宋总说的事,历年对钢铁企业生存降成本可能是第一要素,这里面,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世界上很多的优秀的企业,最后取得成功的都是通过降成本,可能降成本的过程是一个轻资产的过程,比如说我们现在一些消费品,耐克、包括苹果(苹果手机)的成本高么,但是他的获利少吗?他获利不少,那么未来企业降成本,最早的时候是从日本企业开始的,日本很多企业,最早的是丰田,他们都是通过优化流程、优化工序,提高工人的基本素质,增加整个工作效率,提高策划,来降低成本。那么为了成本,还有很多没有那么做,因为有些成本是要增加的,比如说人力成本,我们的环保成本,这些都是不固定的,受外力所影响的,但是未来整个企业管理文化一些流程上优化,还有一些产品质量的提高,都可以降成本,实际上做到最后,产品质量的提高和成本并不是一定要成反比,我提高产品质量可能会提高成本,在初期的时候可能是,但到后来的时候,你的产品质量越来,你的生产效率越高,你的利润率越高,你的成本就会特别低,所以,我是站在这个角度来支持这个观点的,谢谢。
 
宋雷:那么请反方代表发表主题陈述,柴总
 
柴树满孟总和王总非得让我简单的说说,宋总,我说的不见得对,钢铁目前到这种情况下,我还要重复第一个问题,就说是钢铁的亏损是产能过剩造成了的,我是坚持反对的,那么钢铁目前有些企业出现的亏损,绝对不是产能过剩造成的,今年的预计的钢产量大概是8亿3,但是今年目前这个产量达到8亿3,那么总的分析今年的钢铁的宏观形势是要好于2013年的,包括在座的这些企业,包括国有企业,今年的好于去年的,为什么,上游大幅度下降,那么钢铁市场出了一组数据说到底这么多企业亏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也做过实际的分析,这个不仅包括那些国有企业,也包括我们现在出了一些问题的民营企业,他们的原因,共性的原因就一个,是资金缺少,就是钱,就是盲目的扩大规模,背负了贷款,导致财务包袱太重,是造成了亏损的主要原因。今年在冶金商会里面,商会的企业,好的企业,河北鲁阳,今年有板带的企业效益非常好,有热轧卷板的企业效益非常好,热轧卷板的市场价值要高于中宽带和窄带钢将近200元多,那么热轧卷板的轧制费和窄带钢、中宽带差不多,轧制费也就100多块钱,于是无形中今年效益都非常好。今年可以有这么好的市场,你们没有把握,为什么,不是产能过剩,不是产量低,是资金财务的问题,财务费用太高,这是主要原因,而不是一些专家学者讲的产能过剩,我认为这与产能过剩关系不大。第二个我想讲的是,目前的企业你不能说钢铁现在没有问题,中国的钢铁产量已经占世界的三分之二,美国、俄罗斯两国加起来不如燕赵,两个世界大国钢铁产量不如河北省,但下一步怎么办,我们也一直在思考,荣程从2009年金融危机就一直在思考怎么办,当时就感觉一个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绝对不行。这几年大家都知道我们荣程的老板,搞钢铁搞的比较早,1992年开始,但是规模并不是太大,唐山天津加起来500万吨的规模,天津大概产400万吨,唐山100万吨。规模没有扩大,但是现在看资金非常的清楚,我们的资产负债率在50%左右。现在就感觉到,如果你扩张规模,背上的财务包袱就越沉重,这是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这不怪市场。我还想说的是,从09年以后,我们就在开始转型,钢铁企业转型转什么?荣程有他的特点,毕竟在滨海新区,在天津直辖市,机遇要相对多一些,那么我们在像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这些领域里闯,下面重点方向还要往文化健康方面发展,大家都知道,这种雾霾天气,有人预测十年、十五年之后,中国的疾病患者将会增加,我们讲的未来的发展方向,还要在文化健康领域。我说的这些都是比较笼统的,那么回到宋总的问题,钢铁企业最主要的是降成本或者其他,怎么迎接这个挑战?借用在抚顺建龙开会时,沙钢集团的董事长沈文荣,沈主席的话:管理是根,任何时候我们企业带头人都要加强管理;人才是本,现金是王,尤其是现在与以前比花钱再投资,肯定是不行。后来我们董事会的张荣华主席又加了一句:文化是魂,要打好企业文化。
 
宋雷:好,谢谢。刘司长您对两边的观点表述,您有什么宝贵意见?
 
刘勇昌赞同,其实你这主要的利润来源还是附加值的提高,他是产业链的延伸。降成本就是有一个科学的度,不能打破物竞天择的规律,不管是品种的来源还是附加值的提高、产品质量的提高,这些都是要靠技术提高,技术创新,科学的管理。我们现在搞的一些好的产品,包括高附加值产品,到底质量有什么问题呢?炼一吨钢没问题,但是每一炉钢,完全一样还有些问题,这是我们附加值低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的钢铁水平,包括民营企业并不落后,包括我们的人才。就是说要求我们产品的质量是稳定的是唯一的,比如说飞机上用的轴承,我们国家规定飞行使用850个小时后必须全部换新,国外3000小时,我们为什么850小时,就是因为我们产品有好有坏,技术的不稳定,卖不出一个好价钱。比如说,轴承钢生产的盾构机,一个小零件坏了就麻烦了,他就要求质量非常稳定,大大小小的一概不准坏,我们的风力发电,那不是高速的,但是,它的要求在海里面,在沙漠里面,有一个坏了,我们没法修,所以,要20年一概不坏,要求稳定,稳定靠什么?稳定靠管理,管理的核心什么?就是全场职工每一个岗位都能做到标准化作业,就这么简单,武钢从日本引进的高牌号的废钢片八千多万人民币,有什么窍门?就是从原料采购,到石油生产到烧结带炼铁炼钢到整个的所有的岗位,他有份手册,维护控制,时间控制,资源的维护,生产出来就是这样的。就像麦当劳,不管他在哪个城市,都一个味,也是标准的,有辣的,有酸的,这都不一样,质量问题。深加工问题,其实就是一个管理的问题,这就是一个标准化管理,只有在管理上统一路线,在座的企业提高企业价值,用户用起来放心,才能提高企业价值,所以说,有一个厂子,卖4100-4200,不赚钱,老总开个会,我要买,达到我的要求,达到我的稳定性,我最低的价格七千,我现在大概也过亿了,就是稳定用起来放心,我们将来提高加工的来源,降成本是合理的做,不应该是浪费的,但是不要过,如果说成本指标,消耗指标,你看看最高的企业是谁?消耗指标最高的上海宝钢,钢铁要消耗,转炉钢铁要消耗,但是它的产品是最赚钱的,钢铁行业最赚钱的就是宝钢。
 
宋雷您刚才提出对企业来讲,质量的重要性,我们刚才讨论的话题,虽然说,是一个成长问题,我们在座的这六家企业,荣获十佳生产企业,他们有个共性就是各自在成品,品种和质量追求上都有各自的窍门,应该说这六家企业在客户中评价都非常好,企业的产品都有用途,我们这个话题是不是应该把各位老总请上来,也请各位老总把他们看家的本事,品种,质量方面,如何做的?也给大家做一下分享好不好?我们请宏兴刘总先来开始。
 
刘勇昌现在我们的企业基本上从几方面说,刚才刘司长讲了,从产品质量,企业来说诚信第一位,唐山钢铁价格,报价由宏兴的价格为基准,唐山基本以我家钢坯的价格为基准,我出价低,为什么能做到这个价格?一、在产品的质量上,我每天的钢坯投放量一万吨,质量必须有保障,也从企业管理这方面,人定管理,企业军事化管理,标准化作业,原料的控制到最终成品的形成,都是严格控制的,企业提倡技术创新,降低成本,过程的控制,第三,说到企业文化,对私营企业来说,我们是第一个有宏兴的电厂,宏兴的俱乐部,宏兴的体育馆,整个秦皇岛地区职工家的有线电话闭路全是免费的,企业的规划建筑给职工积极性让他们感到以企业为荣,以宏兴企业为荣,照顾职工的积极向上精神,保障企业成本降低,质量不降低,这就是企业文化。
 
温瑞臣:我们瑞丰现在做的是刘司长刚才提到的,全场上下从管理层到车间工人在追求整个流程工序上的稳定。
 
邢秀英我们首先第一追求的是对客户服务的满意,让员工有家的感觉。以公司的效益为基础,在公司工作,有一个幸福满意和一个稳定的心态。
 
孟德然质量,其实从这个角度讲,刚才刘司长说宝钢,与在座的各个钢厂相比,可能我们公司相对来说成立时间短,但是也有一些技巧,我想说的是,可能传统的这些钢厂,已经有了产品定位,港陆钢厂有两条热轧线,产能600万吨,产能实际上最高的一天不到18000,两条扎线,要是这么算的话,可能是54万吨,但是你除去检修,检修每周最少得两天,此外计划性检修,还有其他的非计划性的,实际也就是四十五六万吨一个月。所以说从我们公司这42家热轧厂家定位,民营企业后面,咱唐山地区的国丰,咱们的老大哥,他定位到啥定位,我们也得找适合自己的定位,所以说我想说这个品种,适合你自己的这个产品定位,市场定位,你就是最好的,另外从质量方面也一样,最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既然你有这么一个这么大的客户群体,说明他认可你的质量,认可你的产品。咱们全国最大的一个冷轧钢厂,浙江新河从我们这一个月13万吨,如果说他这个做出口,做的非常好,这就是非常适合自己的定位,最适合的说明你的质量最好,令客户最满意的,实际上这涉及不到谁的产品质量好,或者认为高端产品质量好。最后我想说的,对质量的认识,在国企当中不敢说,民营企业的企业标准远远等于高于行业标准,行业标准高于国家标准,国家标准高于国际标准,我是这么理解的,谢谢。
 
柴树满说起品种和质量来,天津荣程是从09年金融危机开始的,就制定了主业做精、多元发展这么一个战略,因为地处天津的直辖市,管的非常严,这个主业做精就是往优特方向发展,因此说我们荣程走了一条比较艰辛的道路,我们当时决定去走这条道路的时候,很多老领导老专家都跟我们说,荣程啊,从一个普钢企业往一个优特企业发展,那不容易啊,都这么说,我们现在主要是四大类产品,管、带、线、棒,我们产品比较杂,和在座的各个企业不同,人家就是属于带钢,人家就是属于螺纹钢。管坯,管就是管坯,无缝管坯,主要是给天津大无缝和上海宝钢提供管坯,管坯量,两条直宽带,两条从美国引进的精品高线,我们这两条高线的投入12个亿,而我们国产的一条普通的高线也就两三个亿,我们一条线就6个亿,因为全是引进的,如果我们拿这两条生产线去干普钢、干普线,和盘螺,那我们一点效益没有,就发挥不了,那纯粹是拿宝马去当出租使,所以我们定位就是精品高线,主要生产是77B、82B,最近开发又是轴承钢等,所以说我们荣程的产品是相当杂的,我们炼钢是所有的炉罐是全上的,Rh炉IF炉ksob就不用说了,品种钢相当多。感到欣慰的是,我们两条精品高线是前两天天铁的员工到了荣程,他们的总工领着他们去,后来跟我说,“柴总啊,我回去我都不能跟我们的董事长汇报,你们的高线一条普线都不生产”。我们一条普线最次的也是77 高碳的。那么我们又投产了一个一百万的合金大坝,主要设备从德国跟捷克引进来的。主要生产那么几大类:比如轴承钢和齿轮钢。比较欣慰的是齿轮钢用了济南重汽,济南重汽用了三年多,我们走这条路太艰辛了,因为特殊钢和普钢完全不一样。但是既然这条路走了,既然这个战略目标定下了,把产品普遍做精,往优秀钢转型,那么我们荣程人也有这决心,我们企业文化就是永不言败。既然定这个路子了,产品定位结构也在这了,就要坚定不移的往这条路上走,但是我分析有可能随着五六年的努力走这些优质钢的路线是正确的,没准现在也有人提出反对:你看现在市场这么好,现在优质钢上来效率不明显,质量低的特别多,但是既然走上这艰辛的路,我们还要坚持走下去,坚定不移的把主业做精,往优特钢方向转型,我们去年优特钢的比例达到38%,今年达到50%,400万吨里有200万吨是优特钢,那么这200万吨投到带钢里,带钢出口,那么坚定不移往这方面走,第二个是质量和服务,我们董事会主席说要坚定不移的走客户第一的道路,钢铁这个行业,早晚由钢铁的制造者往钢铁的服务商转型,客户需要什么你就给他出什么,现在我们荣钢已经感觉到尤其优特钢,人家就要5吨这个东西,就按照这种标准的量生产轴承钢和齿轮钢,你就得给人家生产,那么这就是从钢铁企业制造商向服务商的转型,反正我们走了一条艰辛的道路,我们还是在艰辛的道路上前行吧。我就不多说了。
 
黄久贵对于谈到质量这一问题,我们依托的就是装备优势,谈到这个装备优势,去年十月份投资的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包括我们的轧机也是双连轧六路,包括我们深加工的这条线也是国内第一条从德国原装进口的设备,这是一个装备优势;第二个优势是技术优势,我们老板请的环境总监也好,技术总监也好,甚至个别的操作部门都是来自于广东,他们的岁数都在四十三四岁左右,这个保证了我们的质量的快速发展。要是没有质量的保证,在这么艰难的市场条件下,上个月超产20%。
 
宋雷:好,非常感谢列位,为我们介绍各自企业的产品品种和质量提升所做的努力。而且六位不约而同的从钢铁生产企业向钢铁服务业转型,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那么企业才更加有生命力。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不能再提出其他问题,台下同志们意犹未尽,台上的各位嘉宾也是谈兴正浓。但是,再谈下去就会影响大家的吃饭休息。这样,我们昨天是光棍节,在结束访谈之前,请六位再举两次牌子,这两次只举牌子不再回答,先说第一个,第一个问题:昨天,我们六位嘉宾在光棍节网购的请亮APP支持牌,没参加的请亮唐宋预警不忽悠反对牌,请亮。我们为他们鼓掌;第二,我们六位嘉宾,以后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唐宋的请亮APP支持牌,不支持的请亮唐宋预警牌,感谢六位嘉宾的参与,感谢刘司长跟我一起做主持,感谢我们访谈,到此结束。谢谢!
 
柴树满我还想说,咱们从事钢铁行业的所有同仁,从事这个行业是最好的。